快捷搜索: 热门搜索

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赏析典故-江城子·密州出猎用电-江城子密州出猎表达了什么

宋代苏轼的《江城子·密猎》词中,作者用了“亲射虎;遣冯唐;射天狼“这三个典故。

1、亲射虎

典故出处:

出亲身《三国志》纪录,孙权在一次出行中,坐骑为虎所伤,他冷静地在马前击毙了老虎。

作用:

勾勒了一个威武豪放,风格特殊的好汉抽象。抒发了盼望建功报国的豪情壮志。

2、遣冯唐

典故出处:

《史记冯唐列传》。华文帝时,魏尚为云中(汉时的郡名,在今内蒙古亲身治区托克托县一带,包罗山西东南部门地域)太守。匈奴曾一度来犯,魏尚亲率车骑反击,所杀欺众。后因报功文书上所载杀敌的数字与现实不合(少了六个首级),被削职。

经冯唐代为辨白后,文帝就派冯唐“持节”(带着转达诏书的符节)去赦宥魏尚的罪,让魏尚仍旧担当云中郡太守。

作用:

苏轼此时因政治上处境欠好,调密州太守,故以魏尚亲身许,盼望能失掉朝廷的信托。意思是说,什么时间朝廷能像派冯唐赦宥魏尚那样起用亲身己。运用典故,使表达婉转蕴藉。

3、射天狼

典故出处:

星名,一称犬星,旧说主侵掠。比喻侵占北宋疆域的辽国与西夏。就是指宋与西夏的战事

作用:

直抒胸臆,抒发杀敌报国的豪情:总有一天,我要把弓弦拉得像满月一样,射掉那贪残成性的“天狼星”,将东南疆域上的仇人齐备一扫而空。

扩展材料:

原诗:

《江城子·密州出猎》宋代:苏轼

老夫聊发少年发疯,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倒闭,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东南望,射天狼。

释义:

我虽大哥却鼓起少年狩猎的热发疯,左手牵着犬黄,右手举起鹰苍。戴上锦蒙帽穿好貂皮裘,带领侍从千骑席卷平展的山冈。为了报酬全城的人追随我出猎的盛意,看我亲身射杀猛虎如同昔日的孙权。

我虽陶醉但襟怀开阔胆略兴张,鬓边鹤发有如微霜,这又有何妨!什么时间调派人拿着符节去边地云中,像华文帝调派冯唐。我将使努力气拉满雕弓,朝着东南瞄望,奋勇射杀仇人天狼。

赏析:

作者深化了所要表达的主题。他说,他方才喝足了酒(酒酣)因此越发气粗胆壮(即胸胆尚倒闭),鬓发有些斑白,又有什么阻碍呢!看来好象是承接上片,体现他未老先衰的好汉风格。实在,这里所指,已不限于狩猎。

他在思量更为紧张的事变:“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天子什么时间才派冯唐到云中转达下令。这里用了华文帝刘恒时的一个典故。“云中”是汉朝的一个郡,在本年蒙古亲身治区托克托县一带和山西省东南部一部门地域。“节”,即符节,是转达天子下令的凭据。

华文帝曾派冯唐到云中郡,传旨赦宥前云中太守魏尚受的奖励,规复他的官职。魏尚原来抗击匈奴扰乱有功,厥后因小不对遭到不公正的处分。可见,作者是在以魏尚亲身比,盼望天子能早日委派亲身己继承守卫边防的重担。他如许盼望,并不是无的放矢。

由于,其时宋王朝正遭到来亲身东南方的西夏和来亲身西南方的辽国的军事要挟,国度的安危惹起了苏轼的严峻关怀。他盼望奔赴军事火线,来完成为国建功的政治理想。末了三句:“会挽雕弓如满月,东南望,射天狼”(释义:我将使努力气拉满雕弓,朝着东南瞄望,奋勇射杀仇人天狼。)。

“天狼”指天狼星,在现代星象学上,被以为是主侵掠的。作者把它看成仇人的意味,又使用“狼”属于野兽,当在被射猎之列的遐想,他表现,将要(会)紧握雕花的强弓,把他对仇人的愤恨凝结在拉得圆如满月般的弓弦上,看准那东南方的仇人,狠狠地射去。

作品以出猎开端,却以将利箭射向仇人这种出人意料的了局收尾;使用奇妙的艺术构想,把记叙出猎的笔锋一转,亲身然地体现出了他志在杀敌卫国的政治热情和好汉风格,这就把一首生存漫笔式的小词写成了布满爱国豪情的作品。读起来,韵调铿锵,气魄雄壮,情感旷达,地步开阔,是一首体现了苏轼豪迈气势派头的乐成之作。

参考材料泉源:百度百科——江城子·密州出猎

江城子密州出猎 用电 会挽雕弓如满月,东南望,射天狼。

苏轼词(江城子)赏析罗绍毕 [05商务英语3班](2007年6月15日)《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切身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悲惨。纵使邂逅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回籍。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首情绪深沉的悼亡词,作于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时苏轼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任太守。序云:“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乙卯即熙宁八年,题为记梦,实际是颠末记梦来抒写对亡妻诚挚的爱情和深沉的惦记。书生十九岁娶王弗为妻,二人恩爱反面,情绪笃厚。,不幸的是王弗在她二十七岁时于汴京(今开封)去世,先葬于汴京西郊,次年归葬于故里四川眉州。在这首词词中苏轼表达了对亡妻深沉的吊唁之情。首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从伉俪十年生死相隔,音容渺茫写起,十年来,阴阳相隔的伉俪,互相摇念,却无半点消息,可想而知作者凄哀至极的心境。十年,在仓促的人生中,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但是,时光的流逝,生活的变迁,都没有冲淡书生对亡妻的一片蜜意,他不光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她,而且惦记之情,历时愈久而愈深、愈浓。茫茫”二字,外貌写故去的妻子,实际转达出作者无边的凄清和空虚的情怀。读此一句,似乎闻声了书生对亡妻凄苦的告语:十年呵,伉俪日夜惦记,却杳无音讯。生者和死者,一样情思,一样哀绪。这里作者将无知作有知写,虽系虚空悬想,却更见伉俪二人生前情绪之深,死后刻骨相思之切,以及相思而不得相见之痛。“两茫茫”所表现出的情绪,凄婉、沉痛,直困绕全篇。“不思量,切身难忘”哀思万缕,盘结于心,解不开,亦拂不去,纵然是不思量,亡妻的笼统也时时地在脑际闪现 ,由此可见伉俪情绪之深沉。“千里孤坟,无处话悲惨”亡妻之坟在眉州,与书生所在的密州远隔千里。千里之外,妻子形单影只埋于孤坟,一人独卧泉下,该是何等的孤寂凄清。“无处话悲惨”一句,也写出了书生切身己的仕途坎坷、潦倒失意之情。“纵使邂逅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揣其语气,这三句便是书生在向亡妻诉说“悲惨”了:我们纵然可以大概相见,望见我这般风尘满面、两鬓斑白的衰颓边幅,也一定认不出来是我了。死生异路,怎能邂逅?不得邂逅而切盼其邂逅,假想其邂逅,以是用了一个“纵使”。“纵使”表让步,其效果却是使情绪的生长更逼近了一层,下面说邂逅而不相识,这比之不能邂逅,越发使人不堪。“尘满面,鬓如霜”,寥寥数字,一位被生活折磨、受痛楚折磨,风尘满面,两鬓如霜的书生笼统,宛在面貌前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里描绘的是外部笼统,却表现出富厚巨大的头脑情绪。熙宁四年(1071),苏轼因拦截王安石变法,在野中遭到倾轧打击,因而约约请求出任怙恃官,先是通判杭州,三年后又移知密州。仕途坎坷,遭际不幸,转徙外地,费力备尝。可以说,跟妻子死别十年来的痛楚履历、情绪,都含蕴在这六个字之中了。作此词时,苏轼年仅四十,说“鬓如霜”不无夸诞,但由此可见其生活之蹭蹬和心境之悲惨。上片写尽了相思之苦,下片即转入写梦。因“思”而成“梦”,先写所“思”后写所“梦”,切身然成章。“思”是“梦”的根本,“梦”是“思”的幻化。上片词意虽不涉梦,但写“思”便是写“梦”,仍然切合“记梦”的题意。“夜来幽梦忽回籍”,笔墨轻巧地一转,即十分切身然地折入写梦。“梦”是“幽梦”,一 “幽”字写出了梦境之缥缈昏黄。 一个忽字,也点出了梦境的含糊迷离之情状。“小轩窗,正梳妆”看似梦境记载,实际是恩爱伉俪平居生活的生动写照。往时,不知有过多少次,爱妻在小轩中临窗梳妆,书生一旁怀着愉悦的心境寓面貌、欣赏,大约还领导评说呢。书生捉住了这一具有范例特性的生活片断,写出了一对大哥伉俪相亲相爱的和美干系和幸福生活的情形。“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十年死别,惦记至苦,一旦相见,该有千种哀愁、万种悲惨要向对方倾诉;但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泪流满面,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言赛过有言,四周貌相视,两心相印,万千思绪尽在此中了。“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三句总束全词,是情绪生长的高潮。“短松冈”,是说种着矮小松树的山冈,承上片“千里孤坟”,指亡妻的宅兆。松冈之下,亡人长眠地底,冷月清光洒满大地,这是一种怎样孤寂凄哀的情形啊!身处此情此景之中的亡妻切身然是伤心难言,而念及此情此景的书生亦不免肝肠寸断。作者将诚挚而深沉的吊唁之情,付诸于梦中的风物,更让读者潸然泪下。以虚映实,虚中见实,是这首词在艺术表现上的显着特性。梦是虚幻的、缥缈的,但是梦中人的情绪却显得那么诚挚、深沉,实着着实。大约可以说,正是由于借助于梦境的虚幻与缥缈,才特别地显得情真意切。情绪的表现,在梦前和梦中,前后划一;而随着入梦和梦醒,又一步步深化:死别相思苦;相思不见,无处话悲惨苦;积思成梦,幽梦呓悲惨亦苦;梦醒而只剩得冷月松冈,则更苦。全词凄婉悲悼,出语悲苦,真可说是一字一泪!别董大 前两句用白描本领具体描画了怎样的一种景致

前两句“千里黄云白昼曛,北风吹雁雪纷繁”,用白描本领写眼前之景:北风怒吼,黄沙千里,遮天蔽日,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致使云也似乎变成了黄色,原来辉煌光耀耀眼的阳光现在也淡然失色,如同斜阳的余辉一样寻常.大雪纷繁扬扬地飘落,群雁排着整齐的队形向南飞去.前两句,直写面目近景物,纯用白描.以其内心之真,写辨别心绪,故能深沉;以胸襟之阔,叙眼前景致,故能悲壮.后两句“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是对朋侪的劝慰:此去你不要担心遇不到知己,天下哪个不知道你董庭兰啊!话说得多么洪亮,多么有力,于慰藉中充满着刻意和睦力,勉励朋侪抖擞精神去屠杀、去拼搏.接洽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一词的语句,区分分析作者所用...

白描法原是中国绘画的传统技法之一,它要求画家只用白线勾描,不着颜色,不加渲染地勾勒出物体的特性。形貌风物采取白描法,是指以轻便、淳朴的言语,粗线条地勾勒风物表的要领。在这首诗中作者以淳厚的言语举行白描,一句一景,笼统地再现了景。同时牢牢捉住所处的特定环境及人物的履历突出之点,用轻便的言语举行形貌。 这首词运用分合顿挫,真假团结以及叙说白描等多种艺术的表现要领,来表达作者吊唁亡妻的头脑情绪,在对亡妻的哀思中又糅进切身己的身世感慨,因而将伉俪之间的感情表达得深婉而挚着,使人读后无不为之动情而叹息哀惋。 上片写对亡妻的吊唁之情。首句便直接倾诉了作者对亡妻十年来的深沉吊唁和伤悼。次句写作者当时的觉得。尤物香消玉殒,斯人独自干瘪。一句"无处话悲惨"写尽作者孤寂悲郁的心境。令人为之心伤。 下片写梦境。有所思,必有所梦,于是作者"夜来幽梦忽回籍。正是梦里相见越发重了现实中的生死之隔的悲凉之感。令人不由心中憾但是至于泪下了。 全词言语淳厚切身然,纯用白描,不事雕。情绪至纯哀而无脂粉气,缱绻意,真实切身然。具有令人勾魂摄魄的艺术魅力。我国精良的古典小说《水浒》、《三国演义》等多用白描的本领;鲁迅的作品,也有许多使用白描本领的范例。 如鲁迅的《故乡》中运用极简省的言语,形貌风物的特性,反响作者的情绪。 渴望能帮到你。谢谢!读《江城子》了解此中白描本领的运用

苏轼词(江城子)赏析 罗绍毕 [05商务英语3班] (2007年6月15日)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切身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悲惨。纵使邂逅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回籍。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情绪深沉的悼亡词,作于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时苏轼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任太守。序云:“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乙卯即熙宁八年,题为记梦,实际是颠末记梦来抒写对亡妻诚挚的爱情和深沉的惦记。书生十九岁娶王弗为妻,二人恩爱反面,情绪笃厚。,不幸的是王弗在她二十七岁时于汴京(今开封)去世,先葬于汴京西郊,次年归葬于故里四川眉州。在这首词词中苏轼表达了对亡妻深沉的吊唁之情。 首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从伉俪十年生死相隔,音容渺茫写起,十年来,阴阳相隔的伉俪,互相摇念,却无半点消息,可想而知作者凄哀至极的心境。十年,在仓促的人生中,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但是,时光的流逝,生活的变迁,都没有冲淡书生对亡妻的一片蜜意,他不光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她,而且惦记之情,历时愈久而愈深、愈浓。茫茫”二字,外貌写故去的妻子,实际转达出作者无边的凄清和空虚的情怀。读此一句,似乎闻声了书生对亡妻凄苦的告语:十年呵,伉俪日夜惦记,却杳无音讯。生者和死者,一样情思,一样哀绪。这里作者将无知作有知写,虽系虚空悬想,却更见伉俪二人生前情绪之深,死后刻骨相思之切,以及相思而不得相见之痛。“两茫茫”所表现出的情绪,凄婉、沉痛,直困绕全篇。 “不思量,切身难忘”哀思万缕,盘结于心,解不开,亦拂不去,纵然是不思量,亡妻的笼统也时时地在脑际闪现 ,由此可见伉俪情绪之深沉。 “千里孤坟,无处话悲惨”亡妻之坟在眉州,与书生所在的密州远隔千里。千里之外,妻子形单影只埋于孤坟,一人独卧泉下,该是何等的孤寂凄清。“无处话悲惨”一句,也写出了书生切身己的仕途坎坷、潦倒失意之情。 “纵使邂逅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揣其语气,这三句便是书生在向亡妻诉说“悲惨”了:我们纵然可以大概相见,望见我这般风尘满面、两鬓斑白的衰颓边幅,也一定认不出来是我了。死生异路,怎能邂逅?不得邂逅而切盼其邂逅,假想其邂逅,以是用了一个“纵使”。“纵使”表让步,其效果却是使情绪的生长更逼近了一层,下面说邂逅而不相识,这比之不能邂逅,越发使人不堪。“尘满面,鬓如霜”,寥寥数字,一位被生活折磨、受痛楚折磨,风尘满面,两鬓如霜的书生笼统,宛在面貌前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里描绘的是外部笼统,却表现出富厚巨大的头脑情绪。熙宁四年(1071),苏轼因拦截王安石变法,在野中遭到倾轧打击,因而约约请求出任怙恃官,先是通判杭州,三年后又移知密州。仕途坎坷,遭际不幸,转徙外地,费力备尝。可以说,跟妻子死别十年来的痛楚履历、情绪,都含蕴在这六个字之中了。作此词时,苏轼年仅四十,说“鬓如霜”不无夸诞,但由此可见其生活之蹭蹬和心境之悲惨。 上片写尽了相思之苦,下片即转入写梦。因“思”而成“梦”,先写所“思”后写所“梦”,切身然成章。“思”是“梦”的根本,“梦”是“思”的幻化。上片词意虽不涉梦,但写“思”便是写“梦”,仍然切合“记梦”的题意。“夜来幽梦忽回籍”,笔墨轻巧地一转,即十分切身然地折入写梦。“梦”是“幽梦”,一“幽”字写出了梦境之缥缈昏黄。 一个忽字,也点出了梦境的含糊迷离之情状。 “小轩窗,正梳妆”看似梦境记载,实际是恩爱伉俪平居生活的生动写照。往时,不知有过多少次,爱妻在小轩中临窗梳妆,书生一旁怀着愉悦的心境寓面貌、欣赏,大约还领导评说呢。书生捉住了这一具有范例特性的生活片断,写出了一对大哥伉俪相亲相爱的和美干系和幸福生活的情形。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十年死别,惦记至苦,一旦相见,该有千种哀愁、万种悲惨要向对方倾诉;但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泪流满面,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言赛过有言,四周貌相视,两心相印,万千思绪尽在此中了。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三句总束全词,是情绪生长的高潮。“短松冈”,是说种着矮小松树的山冈,承上片“千里孤坟”,指亡妻的宅兆。松冈之下,亡人长眠地底,冷月清光洒满大地,这是一种怎样孤寂凄哀的情形啊!身处此情此景之中的亡妻切身然是伤心难言,而念及此情此景的书生亦不免肝肠寸断。作者将诚挚而深沉的吊唁之情,付诸于梦中的风物,更让读者潸然泪下。 以虚映实,虚中见实,是这首词在艺术表现上的显着特性。梦是虚幻的、缥缈的,但是梦中人的情绪却显得那么诚挚、深沉,实着着实。大约可以说,正是由于借助于梦境的虚幻与缥缈,才特别地显得情真意切。情绪的表现,在梦前和梦中,前后划一;而随着入梦和梦醒,又一步步深化:死别相思苦;相思不见,无处话悲惨苦;积思成梦,幽梦呓悲惨亦苦;梦醒而只剩得冷月松冈,则更苦。全词凄婉悲悼,出语悲苦,真可说是一字一泪! 《鹧鸪天》 贺铸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差异归?...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有白描吗,怎样体现的?

有哦“小轩窗,正梳妆”寥寥两句就将梦中妻子当年梳妆打扮的玉,梳,簪,宝,唇红,梳妆台等景写意出来,极言妻之美。“明月夜,短松冈”则以明月,黑夜,松林,山岗几物之精美沉静极言悲惨,明月皎皎更衬出夜色深沉,以月明,松贞之精美反衬心境之惨淡。...词的扫尾两句是 形貌,接上去写 整首词以白描的艺术本领

本文是张岱小品的传世之作。作者颠末追想在西湖乘舟看雪的一次履历,表现了深沉的隐逸之思,寄寓了寂静的迷恋和感触的情怀。作者在大雪三日、夜深人静之后,小舟独往。不期亭中遇客,三人对酌,临别才互道名姓。舟子喃喃,以三人为痴,殊不知这三人正是性情中人。本文最大的特点是文笔简便,全文不敷二百字,却融叙事、写景、抒怀于一体,尤其令人惊叹的是作者对数量词的锻炼光阴,“一痕”、“一点”、“一芥”、“两三粒”一组合,竟将天长水远的阔大田地,以致万籁无声的寂静气氛,全都转达出来,令人击节称赏。作者善用相比本领,大与小、冷与热、孑立与知己,相比光显,有力地抒发了人生渺茫的深沉感慨和挥之不去的故国之思。表达了作者赏雪的惊喜,狷介切身赏的情绪和淡淡的愁绪八上语文第六单元中尚有哪些使用了白描本领的句子?

比兴中国诗歌中的一种传统表现本领,宋代朱熹比力精确地分析了“比、兴”作为表现本领的基础特性,他以为:“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惹起所咏之词也。”平凡地讲,比就是比如,是对人或物加以笼统的比喻,使其特性越发光显突出。有的诗是个别中心采取比,而有的则是整个笼统都是比,就像后代的咏物诗;“兴”就是起兴,是借助其他事物作为诗歌发端,以惹起所要赞美的内容。有的“兴”兼有发端与比喻的双重作用,以是厥后“比兴”二字常联用,公用以指诗有托付之意。例句《关雎》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用的是起兴。 《氓》中的“桑之未落,其叶沃若”。采取了“比”的本领。 白描中国画技法名。是当代“白画”的生长。用墨线勾描物象,不着颜色的画法。也有略施淡墨渲染。多数指人物和花卉画。也泛指文学创作上的一种表现本领,纵然用简便的笔墨,不加衬托,描绘出光显生动的笼统。例子如鲁迅在《孔乙己》中对孔乙己身世的先容:“孔乙己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写得一笔好字,便替人家抄抄书,换一碗饭吃。痛惜他又有一样坏性格,便是好喝懒做。”作者捉住他“没有进学”、“不会营生”、“好喝懒做”的性格特点,来显现封建科举制度对他的毒害所构成的悲惨遭遇。偶尔,还可用白描本领形貌人物对话与办法细节,以表现人物性格。互文也叫互辞,是古诗文中常采取的一种修辞要领。古文中对它的标明是:“参互成文,含而见文。”具体地说,它是多么一种情势:上下两句或一句话中的两个部分,看似各说两件事,实则是互相照应,互相阐发,互相增补,说的是一件事。有上下文义互相交错,互相排泄,互相增补来 表达一个齐备句子意思的修辞要领。例句单句互文:秦时明月汉时关。(王昌龄《出塞》)对句互文:“将军百战死,懦夫十年归。”(《木兰辞》又作《木兰诗》)涉江采芙蓉背面两句描画了怎样一副话

《涉江采芙蓉》是产生于汉代的一首文人五言诗,是《古诗十九首》之一。此诗借助故乡游子和故里思妇搜罗芙蓉来表达相互之间的惦记之情,深化地反响了游子思妇的现实生活与精神生活的痛楚。全诗运用借景抒怀及白描本领抒写漂泊异地失意者的离别相思之情;从游子和思妇两个角度交错叙写,表现游子思妇的剧烈感情;运用悬想本领,在真假团结中强化了伉俪之爱以及妻子对丈夫的蜜意精致句子和出处有哪些?

1.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____佚名《越人歌》2.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金风抽丰悲画扇。____纳兰性德《木兰词·拟古绝交词柬友》3.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切身难忘。____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4.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____李之仪《卜算子·我住长江头》5.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____元稹《离思五首·其四》6.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____温庭筠《南歌子词二首 / 新添声杨柳枝词》7.终身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____徐再思《折桂令·春情》8.愿得同心用心人,白头不相离。____卓文君《白头吟》9.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____佚名《上邪》10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____李白《三五七言 / 金风抽丰词》1.《越人歌》和楚国的其他官方诗歌一同成为《楚辞》的艺术源头,是中国最早的翻译作品,体现了差异民族人民谐和共处的形态,表达了对凌驾阶级的爱情的抒歌。其古越语发音在汉代刘向《说苑》中有记录。2.《木兰花·拟古绝交词柬友》是清代词人纳兰性德的作品。此词形貌了一个为情所伤的夫君和损伤她的良人坚决分散的情形,借用班婕妤被弃以及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笑剧的典故,颠末“秋扇”、“骊山语”、“雨霖铃”、“比翼连枝”这些意象,营建了一种幽怨、凄楚、悲凉的意境,抒写了夫君被良人扬弃的幽怨之情。3.《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是宋代大文学家苏轼为悲悼原配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表现了绵绵不尽的悲悼和惦记。此词友谊缱绻,字字血泪。上阙写词人对亡妻的深沉的惦记,写实;下阙记叙梦境,抒写了词人对亡妻执着不舍的蜜意,写虚。上阙记载,下阙记梦,真假团结,陪衬出对亡妻的惦记,加深全词的伤心基调。词中采取白描本领,出语如话家常,却字字从肺腑镂出,切身但是又深化,平凡中寄寓着真淳。全词思致委婉,田地层出,情调悲惨哀婉,为随处歌颂扬的名作。4.《卜算子·我住长江头》是宋代词人李之仪的作品,被选入《宋词三百首》。上片写相离之远与相思之切。用江水写出双方的空隔断绝和情思接洽,质朴中见深化。下片写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执着寻求与热切的渴望。用江水之悠悠不绝,喻相思之绵绵不已,末了以己之钟情渴望对方,诚挚恋爱,倾口而出。全词以长江水为抒怀线索,言语明白如话,句式复叠回环,情绪深沉诚挚,深得民歌的容貌外形风味,又具有文人词构思新巧,体现出灵秀隽永、玲珑晶莹的风神。5.《离思五首》是唐代书生元稹创作的一组悼亡绝句。书生运用“索物以托情”的比兴本领,以精警的词句,歌颂了伉俪之间的恩爱,抒写了书生对亡妻韦丛忠贞不渝的爱情和刻骨的惦记。6.《新添声杨柳枝词二首》是唐代文学家温庭筠的组诗作品。这是两首乐府词,从内容上看属于情诗,在言语修辞方面,表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7.《折桂令·春情》是一首散曲小令,由元代作家徐再思所作。8.《白头吟》是汉代才女卓文君的作品。(存疑)据传,司马相如发迹后,渐渐耽于逸乐、日日周旋在脂粉堆里,直至欲纳茂陵夫君为妾。卓文君委曲求全,因之作了这首《白头吟》,呈递相如。这首诗寄寓了作者敷衍爱情的高贵态度。虽然她对旧情不无怀念和抱负,但更多的却是深沉的人生反思。因此,她较之古诗中一样寻常的弃妇笼统又判然差别。9.《上邪》是产生于汉代的一首乐府民歌。这是一首情歌,是女主人公忠贞爱情的切身誓之词。此诗切身“山无陵”一句以下连用五件不大约的变乱来标明切身己生死不渝的爱情,充满了磐石般坚强的决心和火焰般炽热的豪情。全诗精确地表达了热恋中人特有的绝对化生理,新颖凶恶,蜜意奇想,气势豪放,感人肺腑,被誉为“短章中神品”。10.三五七言诗,诗体的一种指一首中杂用三﹑五﹑七言为句。始创于唐李白《三五七言》诗:“金风抽丰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此诗曾被当代作家金庸写进《神雕侠侣》,在小说的末了,杨过和小龙女离开后,暗恋杨过的郭襄吟罢此诗,全书终。杨齐贤题解:“古无此体,切身太白始。”赵翼的《陔余丛考》卷二十三云:“三五七言诗起于李太白:‘金风抽丰清,秋月明。……’此其滥觞也。刘长卿《送陆澧》诗云:‘新安路,人往复。早潮复晚潮,嫡知那里?潮水无情亦解归,切身怜长在新安住。’宋寇莱公《江南春》诗云:‘波渺渺,柳依依。孤林芳草远,斜日沓花飞。江南春尽离肠断,苹满汀洲人未归。’……”指出了它和“江南春”词牌的渊源干系。南宋邓深曾依此调式填写词作,名为“金风抽丰清”。清人还把李白这首诗当作是一首创调词而付出《钦定词谱》,云:“本三五七言诗,祖先采入词中。

江城子 密州出猎 这首诗抒发了作者怎样的头脑情感

此词表达了强国抗敌的政治主张,抒写了盼望报效朝廷的壮志豪情

北宋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全文:

老夫聊发少年发疯,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倒闭,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东南望,射天狼。

译文:

我临时抒发一下少年人的发疯傲之气,左手牵着黄狗,右手托着苍鹰。侍从的将士们头戴华丽美丽的帽子,身穿貂皮做的衣服,声势赫赫的大队伍像疾风一样,席卷平展的山冈。为报酬全城的黎民都来跟随我,我肯定要像孙权一样射杀一头老虎给各人看看。

喝酒喝到正兴奋时,我的襟怀越发开阔,我的胆气越发宣扬。纵然头发微白,又有什么干系呢?朝廷什么时间才气派人拿着符节来密州赦宥我的罪呢?当时我定当拉开弓箭,使之出现满月的外形,对准东南,把代表西夏的天狼星射上去。

解释:

1、江城子:词牌名。

2、聊:临时,临时。

3、左牵黄,右擎苍:左手牵着黄狗,右臂托起苍鹰,描述围猎时用以追捕猎物的架势。

4、锦帽貂裘:名词作动词,头戴着华丽美丽的帽子。貂裘,身穿貂鼠皮衣。这是汉羽林军穿的打扮。

5、千骑(jì):描述从骑之多。

6、尚:更。

7、、节:兵符,带着转达下令的符节。持节:是奉有朝廷庞大任务。

8、会挽雕弓如满月:会,该当。挽,拉。雕弓,弓背上有雕花的弓。满月:圆月。

9、天狼:星名,一称犬星,旧说指侵掠,词中以之隐喻侵占北宋疆域的辽国与西夏。

扩展材料

创作配景:

这首词作于公元1075年(神宗熙宁八年),作者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任知州。这是宋人较早抒发爱国情怀的一首豪迈词,在题材和意境方面都具有开辟意义。

词的上阙叙事,下阙抒怀,气魄雄豪,淋淳畅快,一洗绮罗香泽之态,读之令人线人一新。首三句直出会猎题意,次写围猎时的装束和盛况,然后转写亲身己的感触:刻意亲身射杀猛虎,报答全城军民的蜜意厚意。过片当前,叙说猎后开怀痛饮,并以魏尚亲身比,盼望可以或许负担起卫国守边的重担。

末端直抒胸臆,抒发杀敌报国的豪情:总有一天,要把弓弦拉得像满月一样,射掉那贪残成性的“天狼星”,将东南疆域上的仇人齐备一扫而空。

这首词在偎红倚翠、浅斟低唱之风盛行的北宋词坛可谓别开生面,亲身成一体,对南宋爱国词有直接影响。

参考材料泉源:百度百科-江城子·密州出猎

千古杜甫铁骨柔情,一首《江城子》唱尽天下离愁别绪,千年后的我们又应从他的诗里读出怎样一个大墨客那?

潦倒时才

《江城子》中 援用两个典故辨别要表达的意思

文中“亲射虎,看孙的典故,表者盼望亲身己像孙权一样幼年有。利用唐”的典故作者以魏尚亲身喻,期盼朝廷的重用。利用“天狼”的典故,表达了作者爱国,想要为国杀敌,报酬国度的襟怀。
全文:
江城子· 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发疯,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倒闭,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东南望,射天狼。
苏轼,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 。北宋着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