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热门搜索

元稹诗目-唐诗三百首元稹的诗-元稹写的诗

元稹的诗句

「和乐天赠樊着作」元稹

君为着作诗,志激词且温。璨然光扬者,皆以义烈闻。

千虑竟一失,冰玉不断痕。谬予顽不肖,列在数子间。

因君讥史氏,我亦能具陈。羲黄眇云远,载籍无遗文。

煌煌二帝道,铺设在典坟。尧心惟舜会,因着为话言。

皋夔益稷禹,粗得无间然。缅然千载后,后圣曰孔宣。

迥知皇王意,缀书为百篇。是时游夏辈,不敢措舌端。

信哉作遗训,职在圣与贤。如何至近古,史氏为闲官。

但令识字者,窃弄刀笔权。由心书曲直,不使当世观。

贻之千万代,疑言相并传。人人异所见,各各私所遍。

以是曰褒贬,不如都无焉。况乃丈夫志,用舍贵当年。

顾予有微尚,愿以出处论。出非利吾已,其出贵道全。

全道岂虚设,道全当及人。全则富与寿,亏则饥与寒。

遂我一身逸,不如万物安。解悬不泽手,拯溺无折旋。

神哉伊尹心,可以冠古先。其次有独善,善己不善民。

天地为一物,死生为一源。合杂分万变,忽若风中尘。

抗哉巢由志,尧舜不可迁。舍此二者外,安用名为宾。

持谢着书郎,愚不愿有云。

「和乐天感鹤」元稹

我有所爱鹤,毛羽霜雪妍。秋霄一滴露,声闻林外天。

自随卫侯去,遂入大夫轩。云貌久已隔,玉音无复传。

吟君感鹤操,不觉心惕然。无乃予所爱,误为微物迁。

因兹谕直质,未免柔细牵。君看孤松树,左右萝茑缠。

既可习为饱,亦可薰为荃。期君常善救,勿令终弃捐。

「和乐天折剑头」元稹

闻君得折剑,一片雄心起。讵意铁蛟龙,潜在延津水。

风云会一合,呼吸期万里。雷震山岳碎,电斩鲸鲵死。

莫但宝剑头,剑头非此比。

卷401_5 「酬乐天早夏见怀」元稹

庭柚有垂实,燕巢无宿雏。我亦辞社燕,茫茫焉所如。

君诗夏方早,我叹秋已徂。食物风土异,衾裯时节殊。

荒草满田地,近移江上居。八日复切九,月明侵半除。

卷401_6 「酬乐天劝醉」元稹

神曲清浊酒,牡丹深浅花。少年欲相饮,此乐何可涯。

沉机造神境,不必悟楞伽。酡颜返童貌,安用成丹砂。

刘伶称酒德,所称良未多。愿君听此曲,我为尽称嗟。

一杯颜色好,十盏胆气加。半酣得自恣,酩酊归太和。

共醉真可乐,飞觥撩乱歌。独醉亦有趣,兀然无与他。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卷401_7 「和乐天初授户曹喜而言志」元稹

王爵无细大,得请即为恩。君求户曹掾,贵以禄奉亲。

闻君得所请,感我欲沾巾。今人重轩冕,所重华与纷。

矜夸仕台阁,奔走无朝昏。君衣不盈箧,君食不满囷。

君言养既薄,何以荣我门。披诚再三请,天子怜俭贫。

词曹直文苑,捧诏荣且忻。归来高堂上,兄弟罗酒尊。

各称千万寿,共饮三四巡。我实知君者,千里能具陈。

感君求禄意,求禄殊众人。上以奉颜色,馀以及亲宾。

弃名不弃实,谋养不谋身。可怜白华士,永愿凌青云。

元稹的诗句

「和乐天赠樊着作」元稹

君为着作诗,志激词且温。璨然光扬者,皆以义烈闻。

千虑竟一失,冰玉不断痕。谬予顽不肖,列在数子间。

因君讥史氏,我亦能具陈。羲黄眇云远,载籍无遗文。

煌煌二帝道,铺设在典坟。尧心惟舜会,因着为话言。

皋夔益稷禹,粗得无间然。缅然千载后,后圣曰孔宣。

迥知皇王意,缀书为百篇。是时游夏辈,不敢措舌端。

信哉作遗训,职在圣与贤。如何至近古,史氏为闲官。

但令识字者,窃弄刀笔权。由心书曲直,不使当世观。

贻之千万代,疑言相并传。人人异所见,各各私所遍。

以是曰褒贬,不如都无焉。况乃丈夫志,用舍贵当年。

顾予有微尚,愿以出处论。出非利吾已,其出贵道全。

全道岂虚设,道全当及人。全则富与寿,亏则饥与寒。

遂我一身逸,不如万物安。解悬不泽手,拯溺无折旋。

神哉伊尹心,可以冠古先。其次有独善,善己不善民。

天地为一物,死生为一源。合杂分万变,忽若风中尘。

抗哉巢由志,尧舜不可迁。舍此二者外,安用名为宾。

持谢着书郎,愚不愿有云。

「和乐天感鹤」元稹

我有所爱鹤,毛羽霜雪妍。秋霄一滴露,声闻林外天。

自随卫侯去,遂入大夫轩。云貌久已隔,玉音无复传。

吟君感鹤操,不觉心惕然。无乃予所爱,误为微物迁。

因兹谕直质,未免柔细牵。君看孤松树,左右萝茑缠。

既可习为饱,亦可薰为荃。期君常善救,勿令终弃捐。

「和乐天折剑头」元稹

闻君得折剑,一片雄心起。讵意铁蛟龙,潜在延津水。

风云会一合,呼吸期万里。雷震山岳碎,电斩鲸鲵死。

莫但宝剑头,剑头非此比。

卷401_5 「酬乐天早夏见怀」元稹

庭柚有垂实,燕巢无宿雏。我亦辞社燕,茫茫焉所如。

君诗夏方早,我叹秋已徂。食物风土异,衾裯时节殊。

荒草满田地,近移江上居。八日复切九,月明侵半除。

卷401_6 「酬乐天劝醉」元稹

神曲清浊酒,牡丹深浅花。少年欲相饮,此乐何可涯。

沉机造神境,不必悟楞伽。酡颜返童貌,安用成丹砂。

刘伶称酒德,所称良未多。愿君听此曲,我为尽称嗟。

一杯颜色好,十盏胆气加。半酣得自恣,酩酊归太和。

共醉真可乐,飞觥撩乱歌。独醉亦有趣,兀然无与他。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卷401_7 「和乐天初授户曹喜而言志」元稹

王爵无细大,得请即为恩。君求户曹掾,贵以禄奉亲。

闻君得所请,感我欲沾巾。今人重轩冕,所重华与纷。

矜夸仕台阁,奔走无朝昏。君衣不盈箧,君食不满囷。

君言养既薄,何以荣我门。披诚再三请,天子怜俭贫。

词曹直文苑,捧诏荣且忻。归来高堂上,兄弟罗酒尊。

各称千万寿,共饮三四巡。我实知君者,千里能具陈。

感君求禄意,求禄殊众人。上以奉颜色,馀以及亲宾。

弃名不弃实,谋养不谋身。可怜白华士,永愿凌青云。

元稹的五首离诗

是离思吧。

离思五首

作者: 元稹

自爱残妆晓镜中,环钗漫渗绿丝丛。

须臾日射燕脂颊,一朵红苏旋欲融。

山泉散漫绕阶流,万树桃花映小楼。

闲读道书慵未起,水晶帘下看梳头。

红罗着压逐时新,杏子花纱嫩麴尘。

第一莫嫌材地弱,些些纰缦最宜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寻常百种花齐发,偏偏梨花与白人。

今日江头两三树,可怜和叶度残春。

【取次】草率,造次

【花丛】唐官妓

参考资料:句子.ccview.net/htm/cdsortt.htm

元稹着名的古诗

元稹《离思》: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稹的悼亡诗是哪三首

遣悲怀三首 【其一】 谢公最小偏怜女⑴,自嫁黔娄百事乖⑵。 顾我无衣搜荩箧⑶,泥他沽酒拨金钗⑷。 野蔬充膳甘长藿⑸,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其二】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其三】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⑹,潘岳悼亡犹费词⑺。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⑻。[1]

编辑本段注释译文

注释

⑴韦丛是太子少保韦夏卿最小的女儿。此以谢安最偏爱侄女谢道韫之事为喻。 ⑵黔娄:战国时齐国的贫士。此自喻。言韦丛以名门闺秀屈身下嫁。百事乖:什幺事都不顺遂。 ⑶荩箧:竹或草编的箱子。 ⑷泥:软缠,央求。 ⑸.藿:豆叶。 ⑹邓攸:西晋人,字伯道,官河西太守。《晋书·邓攸传》载:永嘉末年战乱中,他舍子保侄,后终无子。 ⑺潘岳:西晋人,字安仁,妻死,作《悼亡诗》三首。这两句写人生的一切自有命定,暗伤自己无妻无子的命运。 ⑻同穴四句:希望死后与妻同葬一处。又希望来世再为夫妻。但这些希望都难以实现。现在能做到的,只是彻夜难眠,以刻骨铭心的苦苦思念来弥补她生前所经受的艰难困苦。[2]

译文

其一:她如同谢公最小最受偏爱的女儿,嫁给了我这样的贫士百事都不顺遂。见我身上没有替换的衣衫,她到处搜寻翻箱倒柜。我款款地缠着她买酒,她就拔下头上的金钗将酒换回。用豆叶一类的野蔬充饥,她却吃得十分甘美;没有柴薪,她就靠古槐的落叶作炊。今天我的俸钱已超过十万,独自享受着荣华富贵;却只能常请僧道来超度亡妻,多献丰厚祭品聊表我一片情意。 其二:往昔我们戏言过身后的事情,今天都一一来到了眼前。她穿过的衣裳施舍给别人,早已没剩下几件;她留下的针线,我封存起来不忍看见。想着我们旧日的情意,对婢仆也格外爱怜;感慨她跟我受尽贫苦,梦中我为她送去钱财。我知道夫妻永诀人人都一样地伤怀;像我们这样的贫贱夫妻,百样事便能有百种悲哀。 其三:我独自闲坐愁思万端,悲叹她困顿的平生和我孤凄的目前;人寿有限,一生能有多少时间!行善的邓攸没有儿子,想来想去知道是命中注定;潘岳写下哀切动人的悼亡诗篇,可惜死者并不能知情。夫妇同穴的夙愿是多幺渺茫,要实现已没有什幺希望;若打算结缘于来世,更加是虚幻的梦想。我只有终夜睁着双眼,苦苦地把她思念;这样来报答她的厚恩,补偿她生前愁眉未展的遗憾。[3]

编辑本段作品鉴赏

元稹的原配妻子韦丛是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于公元802年(唐德宗贞元十八年)和元稹结婚 ,当时她二十岁,元稹二十五岁。婚后生活比较贫困,但韦丛很贤惠,毫无怨言,夫妻感情很好。过了七年,元稹任监察御史时,韦丛就病死了,年仅二十七岁。元稹悲痛万分,写了不少悼亡诗,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遣悲怀三首》。 第一首追忆妻子生前的艰苦处境和夫妻情爱,并抒写自己的抱憾之情。一、二句引用典故,以东晋宰相谢安最宠爱的侄女谢道韫借指韦氏,以战国时齐国的贫士黔娄自喻,其中含有对方屈身下嫁的意思。“百事乖”,任何事都不顺遂,这是对韦氏婚后七年间艰苦生活的简括,用以领起中间四句。“泥”,软缠。“长藿”,长长的豆叶。中间这四句是说:看到我没有可替换的衣服,就翻箱倒柜去搜寻;我身边没钱,死乞活赖地缠她买酒,她就拔下头上金钗去换钱。平常家里只能用豆叶之类的野菜充饥,她却吃得很香甜;没有柴烧,她便靠老槐树飘落的枯叶以作薪炊。这几句用笔干净,既写出了婚后“百事乖”的艰难处境,又能传神写照,活画出贤妻的形象。这四个叙述句,句句浸透着诗人对妻子的赞叹与怀念的深情。末两句,仿佛诗人从出神的追忆状态中突然惊觉,发出无限抱憾之情:而今自己虽然享受厚俸,却再也不能与爱妻一道共享荣华富贵,只能用祭奠与延请僧道超度亡灵的办法来寄托自己的情思。“复”,写出这类悼念活动的频繁。这两句,出语虽然平和,内心深处却是极其凄苦的。 第二首与第一首结尾处的悲凄情调相衔接。主要写妻子死后的“百事哀”。诗人写了在日常生活中引起哀思的几件事。人已仙逝,而遗物犹在。为了避免见物思人,便将妻子穿过的衣裳施舍出去;将妻子做过的针线活仍然原封不动地保存起来,不忍打开。诗人想用这种消极的办法封存起对往事的记忆,而这种做法本身恰好证明他无法摆脱对妻子的思念。还有,每当看到妻子身边的婢仆,也引起自己的哀思,因而对婢仆也平添一种哀怜的感情。白天事事触景伤情,夜晚梦魂飞越冥界相寻。梦中送钱,似乎荒唐,却是一片感人的痴情。苦了一辈子的妻子去世了,如今生活在富贵中的丈夫不忘旧日恩爱,除了“营奠复营斋”以外,已经不能为妻子做些什幺了。于是积想成梦,出现送钱给妻子的梦境。末两句,从“诚知此恨人人有”的泛说,落到“贫贱夫妻百事哀”的特指上。夫妻死别,固然是人所不免的,但对于同贫贱共患难的夫妻来说,一旦永诀,是更为悲哀的。末句从上一句泛说推进一层,着力写出自身丧偶不同于一般的悲痛感情。 第三首首句“闲坐悲君亦自悲”,承上启下。以“悲君”总括上两首,以“自悲”引出下文。由妻子的早逝,想到了人寿的有限。人生百年,也没有多长时间。诗中引用了邓攸、潘岳两个典故。邓攸心地如此善良,却终身无子,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潘岳《悼亡诗》写得再好,对于死者来说,也没有什幺意义,等于白费笔墨。诗人以邓攸、潘岳自喻,故作达观无谓之词,却透露出无子、丧妻的深沉悲哀。接着从绝望中转出希望来,寄希望于死后夫妇同葬和来生再作夫妻。但是,再冷静思量:这仅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幻想,更是难以指望的,因而更为绝望:死者已矣,过去的一切永远无法补偿了!诗情愈转愈悲,不能自已,最后逼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办法:“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诗人仿佛在对妻子表白自己的心迹:我将永远永远地想着你,要以终夜“开眼”来报答你的“平生未展眉”。真是痴情缠绵,哀痛欲绝。 清人蘅塘退士评论《遣悲怀三首》时指出:“古今悼亡诗充栋,终无能出此三首范围者,勿以浅近忽之。”这样的赞誉,元稹这三首诗当之无愧

《小寒》元稹 诗词鉴赏

唐 元稹《咏廿四气诗·小寒十二月节》:

小寒连大吕,欢鹊垒新巢。拾食寻河曲,衔紫绕树梢。

霜鹰近北首,雊雉隐聚茅。莫怪严凝切,春冬正月交。

我们平时说的“黄钟大吕”,是中国古代十二律中的头两个音律,黄钟是对应子月即十一月,大吕对应十二月,所以诗中说“小寒连大吕”。后五句说的是古代将小寒分为三候:“一候雁北乡(向),二候鹊始巢,三候雉始鸲”,都说的是阳气发动后鸟类的活动:大雁开始北迁了,喜鹊开始筑巢了,野鸡开始鸣叫了。“莫怪严凝切,春冬正月交”两句说,虽然仍是严冬,但离春天正月已经不远了。

小寒时节的明显特征是受西伯利亚寒流的影响,中国遍刮西北风,天儿真的冷了。还有“画图数九”的习俗可别忘了。

谁来帮我赏析一下元稹的几首诗

一 此诗是诗人离思五首的第4首。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注释:取次:走进.

曾经:曾经历过。曾,副词。经,经历。

沧海:古人通称渤海为沧海。

除却:除了。

赏析:

首诗最突出的特色,就是采用巧比曲喻的手法,淋漓尽致地表

达了主人公对已经失去的心上人的深深恋情。它接连用水、用

云、用花比人,写得曲折委婉,含而不露,意境深远,耐人寻

味。

全诗仅四句,即有三句采用比喻手法。一、二两句,破空而来

,暗喻手法绝高,几乎令人捉摸不到作者笔意所在。“曾经沧

海难为水”。是从孟子“观于海者难为水”《孟子·尽心篇》

)脱化而来。诗句表面上是说,曾经观看过茫茫的大海,对那

小小的细流,是不会看在眼里的。它是用大海与河水相比。海

面广阔,沧茫无际,雄浑无比,可谓壮观。河水,只不过是举

目即可望穿的细流,不足为观。写得意境雄浑深远。然而,这

只是表面的意思,其中还蕴含着深刻的思想。第二句,是使用

宋玉《高唐赋》里“巫山云雨”的典故。《高唐赋》序说:战

国时代,楚襄王的“先王”(指楚怀王),曾游云梦高唐之台,

“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愿荐枕席,王因幸之”。此女即

“巫山之女”。她别离楚王时说:“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

。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楚王旦朝视

之,果如其言,因此就为她立庙号曰“朝云”。显而易见,宋

玉所谓“巫山之云”,——“朝云”,不过是神女的化身。元

稹所谓“除却巫山不是云”,表面是说:除了巫山上的彩云,

其他所有的云彩,都不足观。其实,他是巧妙地使用“朝云”

的典故,把它比作心爱的女子,充分地表达了对那个女子的真

挚感情。诗人表明,除此女子,纵有倾城国色、绝代佳人,也

不能打动他的心,取得他的欢心和爱慕。只有那个女子,才能

使他倾心相爱。写得感情炽热,又含蓄蕴藉。

第三句“取次花丛懒回顾”,是用花比人。是说我即使走到盛

开的花丛里,也毫不留心地过去,懒得回头观看。为什幺他无

心去观赏迎入眼帘的盛开花朵呢?第四句“半缘修道半缘君”

便作了回答。含意是说他对世事,看破红尘,去修道的原故,

这是其一。其二,是因为他失去心爱的她,再也不想看别的“

花”了。统观全诗,不难看出,“取次花丛懒回顾”的原因,

还是因为失去了“君”。“半缘修道”之说,只不过是遁辞罢

了。

二 春晓

半欲天明半未明,醉闻花气睡闻莺。狋儿撼起钟声动,二十年前晓寺情。

此追忆二十年前蒲城恋爱之诗,即《莺莺传》中所述初欢情景及后幽会之情事:"有倾,寺钟鸣,天将晓,红娘促去。崔氏娇啼宛转,红娘又捧之而去。……自是复客之,朝隐而出,暮隐而入"。狋儿:小黄狗。《才调集》作"娃",陈寅恪辨其误。

此类忆双文之作,颇见眷恋旧情之意。然往事如梦,当日情人早已劳燕分飞,唯此种种温馨记忆而已。

三 春来频到宋家东2,垂袖开怀待好风3。

莺藏柳暗无人语,唯有墙花满树红4。

深院无人草树光,娇莺不语趁阴藏。

等闲弄水流花片,流出门前赚阮郎5。

全部注释

①此即《莺莺传》中所谓"立缀《春词》二首"。言"古艳"者,有所讳也。

②宋家东:宋玉《登徒子好色赋》:"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余下全文>>

苏轼说"元轻白俗"中元稹的诗怎幺个轻法?

对唐代诗人元稹和白居易诗风的一种评语,谓前者轻佻,后者俚俗。

“元轻白俗”。元诗“轻”大概指有些作品“轻佻”、轻薄,如《会真诗三十韵》等艳情诗,这是中唐文学世俗化的表现之一。另外可能也与《莺莺传》 (又名《会真记》)的影响有关。“白俗”指白诗通俗平易。

同意这个.《会真诗三十韵》:

微月透帘栊,萤光度碧空。遥天初缥缈,低树渐葱茏。

龙吹过庭竹,鸾歌拂井桐。罗绡垂薄雾,环佩响轻风。

绛节随金母,云心捧玉童。更深人悄悄,晨会雨蒙蒙。

珠莹光文履,花明隐绣栊。宝钗行彩凤,罗帔掩丹虹。

言自瑶华浦,将朝碧帝宫。因游李城北,偶向宋家东。

戏调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鬟蝉影动,回步玉尘蒙。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

眉黛羞频聚,朱唇暖更融。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

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光珠点点,发乱绿松松。

方喜千年会,俄闻五夜穷。留连时有限,缱绻意难终。

慢脸含愁态,芳词誓素衷。赠环明运合,留结表心同。

啼粉流清镜,残灯绕暗虫。华光犹冉冉,旭日渐曈曈。

警乘还归洛,吹箫亦上嵩。衣香犹染麝,枕腻尚残红。

幂幂临塘草,飘飘思渚蓬。素琴鸣怨鹤,清汉望归鸿。

海阔诚难度,天高不易冲。行云无处所,萧史在楼中。

元和已后,为文笔则学奇诡于韩愈,学苦涩于樊宗师;歌行则学流荡于张籍;诗章则学矫激于孟郊,学浅切于白居易,学淫靡于元稹,俱名为元和体。大抵天宝之风尚党,大历之风尚浮,贞元之风尚荡,元和之风尚怪也。

李肇提出元稹诗章“淫靡”,那幺“淫靡”的本义到底是什幺呢?元稹诗章“淫靡”又是指什幺呢?因为诗章既包括内容,又包括语言形式。说元稹诗章“淫靡”,是指元稹诗歌的内容,还是指元稹诗歌的语言,亦或是兼而有之?由于元稹曾作过“艳诗”,并且影响很大,人们首先把“淫靡”和“艳诗”的联系起来。如周勋初先生就认为:“说元诗‘淫靡’,主要指内容而言的;……可见十体之中,五、七言今体艳诗和五、七言古体艳诗发生的影响尤为巨大,所以《国史补》中标举‘淫靡’二字,用来概括元诗的特点。”[1]周勋初先生又引杜牧《李戡墓志铭》中李戡的话加以强调。按周先生之意,元稹诗章获得“淫靡”声名乃因为其“艳诗”,“淫靡”乃针对元稹诗的内容而言的。

要弄清元稹诗章“淫靡”的具体内蕴,不得不提到杜牧、李珏,因为除了李肇的评价外,唐杜牧和李珏也都曾评价过元稹的诗章,并且,杜牧、李珏二家的评价一出,后人往往引用他们的话来贬低元稹的诗。杜牧、李珏是在什幺样的背景下和带着什幺样的心态去评价元稹的呢?他们的话真的能够用来说明元稹诗章“淫靡”是指元稹诗的内容吗?如若“淫靡”不是指元诗的内容,那又是指什幺呢?

为此,有必要就李肇、杜牧、李珏与元稹的关系做一番考论,看看实际情况若何;再就“淫靡”的具体义蕴作一番溯源性探析,再看看元稹同时代的人及后人对元诗的评价;由于人们易把元稹“艳诗”与“淫靡”挂起钩来,因此,同样有必要对元稹“艳诗”的实情作一番考证;最后就元稹诗章的语言实际情况作一分析,以明确“淫靡”的具体所指。

一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李肇、杜牧、李珏对元稹诗歌评价实情考辨

首先考察李肇对元稹诗歌的评价。

李肇,史书记载不多。我们从现存资料可知其与元稹生活在同一时代,并且同在朝廷做官。考察李肇与元稹的关系,李与元相互关系还不错,或许还可以说李肇与元稹是相知的。何以见得?这可从元稹密友李景俭“醉酒骂宰相”一事的前因后果中探知。

长庆元年(821年)二月,元稹为中书舍人、翰林承旨学士,穆宗常向元稹“访以密谋”,深得宠幸,随时......余下全文>>

出自元稹的诗歌有哪些

出自:唐代诗人元稹《菊花》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赏析:东晋大人陶潜写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名句,其爱菊之名,无人不晓,而菊花也逐渐成了超凡脱俗的隐逸者之象征。难怪宋人周敦颐因陶渊明后真隐士不多,要大发“菊之爱,陶后鲜有闻”的感慨了。历代文人墨客爱菊者不乏其人,其中咏菊者也时有佳作。中唐诗人元稹的七绝《菊花》便是其中较有情韵的一首。

元稹诗《行宫》中“宫花寂寞红”的上一句

古代京城以外供帝王出行时居住的宫室,也指帝王出京后临时寓居的官署或住宅。

另外还有元稹作的一首同名唐诗:

寥落古行宫,

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

闲坐说玄宗.